江西多乐彩近500期走势图
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精彩廣州 羊城古今

大宋商賈組成“艦隊”防海盜

www.hjuuu.tw2019-03-21 11:55:56來源: 廣州日報

原標題:

大宋商賈組成“艦隊”防海盜

海盜神出鬼沒令商賈心慌慌 粵閩官兵在水上聯手阻擊

揚起風帆的古代海盜船

本欄目由廣州日報獨家與廣州市國家檔案館聯合推出,逢周四刊出,敬請關注。

千年廣州開放系列

古代商賈組建遠洋“艦隊”防海盜。在茫茫無際的海面上,船員打出旗幟、點火把傳遞信號;在颶風中,他們用鳴炮、歌唱彼此聯絡;而“獨眼龍”海盜不知什么時候就會駕船疾馳而來,雙方展開一場惡戰。這樣的場面是不是想想都覺得很刺激?且讓我們鉆進故紙堆,按照史實把這場面看得更清楚吧。

商賈驚魂

遠洋航線附近海盜神出鬼沒

我們之前講過從廣州港出發的商船,依靠牽星術導航,漂洋過海,去往海上絲路沿線國家與地區掘金的精彩故事。不過,如果你誤以為這些商船都是單槍匹馬出遠門的,那可就錯了。事實上,夠膽做獨行俠的船東(當時稱綱首)并不多,更多船東都是組成船隊,浩浩蕩蕩出海的,用古籍里的話來說,他們“結領從伴前來,號為東船,賊亦素憚”。這句話里的“賊”,可不是一般的蟊賊,而是在大海上神出鬼沒的海盜。不用我多說,你也一定看出門道來了,商賈們組織船隊,結伴出海,主要就是為了防備海盜。話說,大宋商賈向“星辰大海”進發的同時代,史上最鼎鼎有名的是維京海盜,他們的帆影幾乎令所有住在歐洲沿海地區的居民聞風喪膽。雖然彼時在廣州通往東南亞的航線上出沒的海盜并沒有維京海盜那么嗜血與勇猛,但數量也不少。

商賈組團出海 船上配備武器

南宋時期,廣州港與泉州港是對外貿易的“雙子星”,每年都有不少商賈出海掘金。不管是從廣州出發,還是從泉州出發,都要經過“七洲洋”(即今海南島附近海域)。這片海域被史學家稱為“海上絲路之要塞”,但在唐宋時期,這里并未缺過海盜。

早在唐代,這里出了個名叫馮若芳的江洋大盜,每年總要打劫幾艘巨舶,搶來的珍稀沉香木堆積如山。馮若芳為了夸富,居然把沉香木堆在院里當柴燒。

到了宋代,海盜活動更為猖獗,地方志中常見“千尺群盜宅”“百余窘弱民”的感嘆,海盜聚集島嶼,住豪宅,吃香喝辣,過得挺滋潤。

海盜過得有多滋潤,過往商賈就有多心驚膽戰。所以,來來往往的閩粵商賈一提起海盜,腿肚子難免打哆嗦。大家組個船隊,在茫茫大海上搭伴一起走,一旦碰到海盜,幾條船一起開火,勝算就會大得多。

咱們以前也說過,宋代商船大多配有專門人員管理武器。商船空間寸土寸金,如果不是為了防海盜,干啥還要配個武器庫呢?

亦商亦盜

運銅錢販私貨 海盜生意利潤高

商賈聯手組建船隊,遠航海外,真不容易。海上風平浪靜的時候,各船還可以白天舉旗幟、晚上點火把,彼此呼應;一旦起了風暴,巨浪滔天,旗幟看不見,火把點不著,大家只得一聲聲鳴炮,憑響亮的炮聲確定彼此的方位,以免走散。各船水手還會一邊與風暴殊死搏斗,一邊大聲歌唱,以歌聲向鄰船傳遞類似這樣的信號:“兄弟們,我們還在,你們也要頂住啊。”

在云霧四塞,伸手不見五指的茫茫大海上,在恐懼乃至絕望充塞每一個人內心的時刻,這樣的歌聲無疑是人類勇氣的最佳證明之一。因為,勇氣并不意味著從不恐懼,而是直面恐懼,克服恐懼,與死亡的威脅戰斗到底。

為了防范海盜,漂洋過海去掘金的商賈,可以說是使盡了渾身解數。不過,你若認為商賈與海盜這兩個群體完全勢不兩立,你死我活,那可就低估了歷史的復雜性了。據史料記載,活躍于廣東至海南島一線洋面上的大群海盜中,有作奸犯科的地痞流氓,有因生計困難鋌而走險的普通百姓,有來自占城(今越南北部)等古國的彪悍土著,但也有去海外掘金虧了本,欠了一屁股債的商賈,構成十分復雜。

不過,據歷史學家的研究,最有“技術含量”的海盜,并非只靠海上劫掠為生,說他們“亦盜亦商”更準確。咱們之前也說過,南宋朝廷推行極其嚴厲的銅禁政策,商賈私運幾貫銅錢出海,就要掉腦袋。可銅錢在東南亞諸多古國偏偏極受歡迎,在那些地方,一貫銅錢能買到的貨物,價值是國內的上百倍。你想想,偷運銅錢出海,買上一船異國貨物,再運回境內販賣,不是數錢數到手軟?

既然朝廷不允許,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加入海盜行列,從事“黑市貿易”,與官兵玩“貓捉老鼠”的游戲。反正,海岸線這么長,總能找到一些朝廷無力管控的地方,進行貿易。于是,海南島一帶乃至粵東的一些偏僻島嶼,因著海盜的活動還繁榮了起來,當地居民紛紛開起酒樓、食肆,招待海盜吃喝;海盜船需要補給與維修,還創造了一些就業機會;老百姓手里有了錢,又能購買海盜手里的異國貨物。在茫茫大海上,劫掠商船的海盜讓人聞風喪膽,但對普通老百姓,他們犯不著動手啊,把當地居民都嚇跑了,誰買他們手里的私貨啊?

海盜活動的猖獗,與官方的“銅禁”策略密不可分,這一點,當時一些士大夫也看到了。他們感嘆“市通則寇轉為商,市禁則商轉為寇”,呼吁朝廷開放市場,改為對銅錢出口征稅,通過壓制海盜的利潤空間,來減少海盜這個行當的吸引力。可惜皇帝不聽,他們也只能徒喚奈何了。

官方治盜

閩粵聯手 跨區追擊

看到這兒,你或許會問了,海盜活動如此猖獗,官府又是如何應對的呢?其實,官兵從沒停止過對海盜的追擊,不過,這事干起來并不容易。海盜手頭有錢,就買得起好裝備。據史料記載,宋代活躍于南海海域的海盜群體不僅買船,還能造船。他們制造的多槳船,長30多米,寬10多米,“高大如山”,而且“往來極輕便”,其技術含量與當時軍方的“超級戰艦”差不了多少。再說,海盜個個都是不要命的“獨眼龍”(據說,海盜有戴單眼罩的傳統,是為了盡快適應船艙內的黑暗環境,以把握海戰先機),官兵要打贏“貓鼠之戰”,還真得費點勁。

鑒于追擊海盜船的難度,整個南宋時期,朝廷一直采取“剿撫結合”的手段。讀過《水滸傳》的人都知道,朝廷招撫了梁山好漢,隨即就讓他們去打方臘。對付活躍在海上絲路要塞之地的海盜,朝廷用的也是這一招,招撫一部分海盜,給海盜頭子封官,然后把他們編入水軍,讓他們去打海盜。用史籍里的話來說,叫做“為其開自新之路”,也收到了一些效果。不過,令官府始料未及的是,有些腦子活泛的人從中看到捷徑,為了享受招撫的好處,居然去投奔海盜,令人哭笑不得。

此外,海盜大多流竄作案,福建的海盜,在當地官兵的追擊之下,一下子流竄到廣東附近海面,而廣東的海盜,又不時到福建附近海面“做客”。為此,閩粵兩地官府聯手,出動官兵,追擊海盜。宋理宗年間(1205年~1264年),福建知州真德秀將海盜擊散后,一群海盜逃到廣東,真德秀隨即通知廣州方面,以便“疾速措置”;而南宋名臣方大琮在擔任廣州知州期間,曾派兵追擊沿恩平江而下的海盜,海盜被迫進入漳州,方大琮火速通報漳州地方官,出兵追擊。在兩地官兵的聯手進剿下,海盜氣焰稍息,出海的商賈才略略放下心來。

采寫/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王月華

(編輯: 劉卓瑩)

返回首頁
 
江西多乐彩近500期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电子投注单下载 ag漏洞我赢几十万 排列三怎么杀二码组合 黑客能破解黑博彩吗 免费彩票分析软件 90比分网即时比分 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软件 北京pk赛车开奖app 吉林时时开奖纪录 狗胆包天是指什么生肖